要彩礼台词

发布日期:2019-10-02 14:10   来源:未知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算盘媳妇(菊子):(建议由:李静[大辣椒]饰)王算盘的媳妇、李能人年轻时候的恋人。

  李能人:(建议由:王小力[乡村爱情中刘能]饰)男,49岁。村里有名的能人,家里日子火旺、富裕。

  王算盘:(建议由:关小平[乡村爱情2中赵四]饰)男,49岁。村里有名会算计,不吃亏的人。

  村上要建敬老院,思想进步、生活富裕的村民李能人拿出家里的存款捐了三万元。偏在这时,儿子李铁柱要和女朋友、村里王算盘的女儿王二丫结婚。算盘媳妇和王算盘想乘机狠狠敲李能人一笔彩礼钱。于是算盘媳妇和王算盘来到李能人家要彩礼,闹出许多笑话。后李铁柱和王二丫赶来,申明二人要树立新婚风的观点,并动员算盘媳妇和王算盘把已经到手的三万元彩礼钱捐给村里作建敬老院的资金。故事反映了新一代农民移风易俗,反对封建婚姻思想,与旧习俗、旧婚俗做斗争的精神;同时也反映了农村而今的新气象。

  李能人坐在炕边,拿着酒壶往酒盅中倒酒。倒完,“滋”地一声喝一口,把酒盅放下。

  李能人[独白]:村里要建敬老院,我主动捐了整三万,和谐农村新气象,老有所养是心愿。

  李能人站起身,在地上边走边叹气:唉,刚刚捐完这笔钱,儿子的婚事有点儿悬。亲家狮子大开口,硬要彩礼没个完。本想和他讲讲价,可亲家母和我······[一笑]没啥没啥,不说了,这都是国家机密。

  王算盘[独白]:李能人是个鬼子溜儿,跟我媳妇做过秀;如今两家要搭亲,想给彩礼五、六万?![用手一比厚度,一撇嘴]——不够厚。

  算盘媳妇故作态势地:吃了,大晌午头的,将就吃口儿。也没整啥好菜,就干煸条鲸鱼;清蒸个海牛;爆炒个蟹肉;红烧个燕窝儿。

  算盘媳妇:没打算喝,[一指王算盘]我秘书非给我起瓶泸州老窖,才三十年陈窖,也没啥意思。

  李能人转对算盘媳妇:亲家母这生活真好,相当于总统夫人级食谱。来,二位,快坐,坐。我和亲家、六合兴家论坛,亲家母喝两盅。

  李能人[先暗自地,后对王算盘]:啊?!这也吹大发了吧?!你们家猪是不是天天吃满汉全席呀?!

  李能人一指桌子:那,亲家母,亲家,你看这菜,将就吃口?你看这酒,将就喝口?

  王算盘:不了。你儿子铁柱和我们家二丫不是要结婚吗,我们俩寻思再和你商量商量彩礼的事儿。

  算盘媳妇头也不抬:没事儿,要是不能吃了,就给我们家猪送去。它也想吃点儿本地菜。

  李能人转对算盘媳妇、王算盘:那你们俩先替你们家猪尝尝?看看对不对你们家猪口味儿?

  算盘媳妇说着拿起筷子夹一筷子菜放在嘴里。王算盘忙坐在炕桌的另一边。李能人只好站在地上。

  李能人会意,忙给算盘媳妇、王算盘倒酒。一边倒酒一边地:那好,好,亲家母、亲家,你们俩就再替你们家猪尝尝这酒。别劲儿太大,它喝了再上头。

  算盘媳妇忙一摆手,正色道:别,我先替我们家猪自罚一杯。要给它的菜和酒,它自儿个不来尝,我不罚它罚谁?!

  算盘媳妇放下杯[略有醉意地]:亲家,当着亲家,咱不说废话。彩礼的事儿咋办?

  算盘媳妇一摆手:论啥彩礼也不能少。彩礼彩礼,光彩之礼,彩礼越多,光彩越多;彩礼越少,光彩越少;没有彩礼,黑古隆咚,掉井里了。

  李能人:亲家母,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呀,彩礼的事儿没问题,只是咱村要建敬老院,大伙都捐款,我也捐了三万······

  王算盘站起,拉李能人到一旁[醉意]:李能人,我告诉你,你别跟我耍花招!你家有没有钱我还不知道吗?!就你那小样儿,还跟我来这套。我问你,[手往算盘媳妇那一指]我媳妇,菊子,是不是你初恋情人?

  王算盘略显摇晃地站着,一摆手,轻蔑地一笑:不对,你们家那会儿穷,穷的你爸和你妈连裤衩都没有,俩人穿一条裤子,屁股那儿还露(用手比划)这么大个窟窿。

  李能人:亲家,这你可说错了,我们家那会儿是全村存款大户!在信用社里存了三十多块呀!

  王算盘[醉意]摆手一笑:没我妈鞋窠里藏的多。我妈左鞋帮里缝了二百多块,右脚鞋垫底下压六十二块六毛五!——后来变成六十二块六毛了。

  王算盘[醉意]一笑:后来,我妈右脚鞋垫下边那六十二块六毛钱里,那六毛也没了。

  李能人:嘿!我说菊子后来死活要跟我分手呢!原来让你用六毛五分钱买过去啦!

  王算盘一摇头:不,到我们俩成亲那天,我妈周开鞋垫一看,里边就剩两毛钱了。

  王算盘:就你那心眼儿,还跟我玩!那会结婚······你不懂你······

  李能人:好,你听着。咱先说自古以来的一些婚俗。打古时候起,就有红丝婚、孔雀婚、天缘婚、脔婿婚、袒腹婚、阿注婚、帐房戴头婚、服役婚、典妻婚、交换婚、童养婚、指腹婚、转房婚、固定婚、血缘婚、群婚、兄妹婚、掠夺婚,最让你闹心的还有冥婚。

  李能人:这都不懂,知识太浅薄了。冥婚就是你死了,再给你娶个死了的女人当媳妇。

  李能人:哈哈,还喝喜酒。你那会儿长眠于地下,猫往你嘴里撒泡尿你都尝不出啥味儿,还喝喜酒。拿咸盐水灌你半年,你都不咳嗽,顶多淹出个木乃伊来。

  李能人[面对观众]:啊?!这都是啥思想?想当初,刚解放那会儿,破四旧立四新,两个人结婚,一套新被褥,一盘糖块儿、几盒烟卷就打发了;给娘家的彩礼也不超过十块钱,相当于四只老母鸡。再后来,彩礼钱上挫到五十至八十块,涨幅五百至八百个百分点,相当于一头猪羔子钱。等我结婚那会儿,我才给媳妇四百块钱,其实也就是一头肥猪钱,相当于拍卖。

  李能人面现兴奋地:是,你那会儿多牛哇!我那会儿外号小赵丹;你那会儿外号小周璇,赵丹和周璇谈过恋爱。咱俩那会儿正是初恋的情人。结果让算盘子这小子第三者插足了。你说你还嫁给他了!王算盘打小就弱智。九岁才会说话,十四了还穿活裆裤呢。他娶你那天,娶完你他就上牛棚打更去了,完事你在屋里默默无语两眼泪;我奋不顾身,在你新房里哄你哄到后半夜,一直哄到你耳边响起驼铃声吗!

  李能人:瞧把你吓的,也不光我自己哄。你爹后来也去了。完事我先走了,你爹接着我对她进行深入细致的教育,一直教育到天亮,你爹揉揉眼睛说:不早了,我得回屋了,别让旁人看见不好!

  算盘媳妇:你这不糟践人吗你!我和算盘子成亲那会儿他爹早就没了,估计已经被人配了冥婚。

  算盘媳妇:那肯定是你记错了。我记着是你结婚那天晚上,你上牛棚了,村长上你家哄你媳妇去了。

  算盘媳妇:那可能你儿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天天老看着你,看顺眼了,就随过去了呗。你要让他天天看土豆,他可能就得长得像地瓜!

  算盘媳妇:那就准了,张寡妇上晓天文,下晓地理,中间知道鸡毛蒜皮。年轻那会儿连自己老爷儿们是谁都记不住,走错好几个男人的被窝。然后,那几个男人就都被公安局抓起来了,说是残害弱智妇女。还有一回乡长来检查工作,张寡妇硬说乡长是他男人,还说乡长屁股上有个长毛的大痦子。

  李能人:也许是巧合。你就像那回,算盘子和村长都喝多了,算盘子钻村长家去睡一宿,村长钻你家去睡一宿。

  李能人:是,你是去帮忙。孩子一生下来,看见你,立马就说:哎呀老丈母娘,你咋还来了呢,你姑爷儿这是光着屁股来的,连裤衩都没穿,多难为情。

  李能人:早熟吗。他也知道,溜住老丈母娘,相当于免掉一半彩礼钱。没准儿还能享受免费待遇。

  李能人:三个月后出栏。三百八十斤。然后,我给她来个论秤来的论秤走,论斤买的论斤卖。

  李能人:腿肚子上,一边片一刀,十斤;大腿上,一边片一刀,二十斤;屁股蛋儿上,一边片一刀,三十斤;肚子划开,板油取四十斤。多少了?

  李能人:够了。这一百斤,十万块钱回本。然后,排骨,一边下四条十斤;胸脯肉,下二十斤;总计这是三十斤,卖给肯德基,三万块钱,办酒席,够了。

  算盘媳妇:他要不给彩礼钱,我就把这儿当猪圈。让他一家全玩儿完!算是为猪做贡献!

  王二丫:[对王算盘、算盘媳妇]爹!妈![然后转对李能人]爸,我和铁柱刚登完记。我们俩商量好了,都啥时代了。咱新时代的人就得新事新办,移风易俗。

  李铁柱:[对李能人]爸![转对王算盘、算盘媳妇]爹、妈。咱也不大操大办了。我们俩旅行结婚,走遍祖国大江南北,流览祖国大好河山,感受祖国温暖春风。

  李铁柱、王二丫:等您老了我们养,赡养父母我们担!如果爹妈爱清闲,敬老院里渡晚年!